从塔尖到塔底只要三米

岳洋岳女孩。
不接受拆。
圈地自萌。

【师昭师】猫

瞎写写
猫化[???大概]

周五放学,司马师收拾好东西从教室出来之后才注意到走廊窗户外阴沉沉的,雨下得哗哗作响。“……”幸好带了伞,他这么想着走出校门。正庆幸到家了鞋还没湿,忽然看见家门口蹲着一团毛绒绒…湿漉漉的东西。他走近看了看,是一只棕色的虎斑猫。他蹲下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只猫格外亲人,于是心一软开了门把猫抱进屋里。
洗了个热水澡正乖乖窝在毛毯里的猫舔着爪子,司马师拿着半个肉包子放在碟子里递过去,猫闻了闻,咬了一小口肉馅。“嗯,是只好猫。”司马师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吃过晚饭,司马师坐在沙发上抱着猫端详,猫也这么直直的盯着他。“给你起个名字吧……”司马师嘟囔着,“叫什么……包子?”猫明显的抖了抖,缩着身子往后退。“啊?不愿意?”司马师把猫抱过来看着它,“那叫你'昭',这样好吧?”听到了猫满意的咕噜声,司马师摸摸它脸颊边的绒毛,起身又去掰了一口肉包子塞给它,“嗯。”昭看看他又看看包子,像是勉为其难的张开嘴。 “喵呜——”司马师到床上准备睡觉了,听见门口传来昭的叫声,开了门昭就跳到他枕头上趴下了,司马师无奈,也就关灯躺下睡了。幸好昭睡得安生,一晚上都没有起来。
第二天司马师一觉睡到中午,因为关着门所以昭还在屋里,只是蹲在窗台上好像等着什么似的。司马师以为只是流浪猫不适应在家里就没去管,把半个包子放在墙边就去做饭了。期间没见昭出来,但司马师做好饭之后却发现包子消失了,他去卧室看见了昭蹲在窗台上隔着玻璃有点焦急的样子,窗外是一只纯黑色的猫,身形苗条毛发油亮,看上去比毛绒绒的昭要小上一圈。司马师打开窗户黑猫就跳进来和昭亲密的互相舔毛。观察了一下午,司马师发现这只黑猫好像和昭之前认识,而且格外喜欢吃包子。自从黑猫来了之后昭似乎就再也没有想往外走的举动了,黑猫也和昭形影不离的黏在一起。司马师也懒得想名字了,就直接用了自己的名字“师”。
这天司马师发现家里的包子马上要吃完了,心里一咯噔想着自己怕是活不长了,赶紧去超市买了两箱冻包子,走的时候看见了奇妙的新品种低盐肉包,顺带拿了一袋结账。回到家先上锅蒸了几个,有包子的时候他就只靠吃包子活了。掰开一个低盐包子晾着的时候,昭和师已经并排蹲在厨房门口了。司马师总觉得昭是不爱吃包子的,难道被师拉进邪教了吗,他把温热的包子放到两个小碗里,师立刻跑过去狼吞虎咽的吃下去,昭明显有些抗拒,但中间抬眼看了看师已经舔的干干净净的饭碗,迟疑了一下又吃起来,司马师蹲在一边觉得非常有趣。
司马师隔壁家养了一只黄色的小母猫,叫元姬。最近总是蹲在司马师家窗户外面往里张望,昭也注意到了,但它好像还是更喜欢和师待在一起。这一天昭终于蹲在窗台上和元姬有了正式的交流,却被跟着一起蹦上来的师凶狠的威胁赶走了,随后师又是一爪子冲着昭的脸招呼过去,毫无防备的昭就被一巴掌打下窗台,之后的两天里昭都夹着尾巴缩着头不敢正眼看师,元姬偶尔还会来露露头,昭则是一眼也不敢往外看了。
放了暑假,司马师彻底闲下来了。家里的两只猫也结束冷战回归和平,感情还有越来越好的趋势。司马师不知道第几次感叹公猫之间的感情真奇妙,忽然想起来自己高三之后还没见过自己老弟司马昭。
哎,这么一想,司马昭的头发和昭这一身毛的颜色真是一样一样的。 什么玩意儿,司马师突然脸红起来。
沙发另一边抱在一起的师和昭看向抱着靠枕头顶冒气的司马师,对视一眼然后两脸懵逼。

fin. 焱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