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塔尖到塔底只要三米

岳洋岳女孩。
不接受拆。
圈地自萌。

【尧多】迷之脑洞

突然的脑洞,谜一般的。
背景轻微私设

————————
赶上剧组没戏,檀健次忙里偷闲回了趟北京。他没告诉任何人,一下飞机就跑去买了一大堆吃的准备回家窝两天。手忙脚乱的摸出钥匙开开门,屋里安静得很,但一看就知道不久之前有人在客厅呆过。檀健次放下手里的东西在客厅里看了一圈,最后站在关上的卧室门前。推开门就看见被子里埋了个人,长胳膊伸开耷拉在床边,从头到脚全卷在被子里。檀健次上前扯开被子,睡得迷迷糊糊的肖顺尧揉揉眼睛又窝成了一团。“这都几点了,马上吃晚饭了都!”檀健次拍了他一巴掌,“起来!”肖顺尧慢吞吞的坐起来穿上踢到脚边的毛衣。“……你急个什么啊,戏拍完了?”肖顺尧捏着眉心眯着眼看他,上下眼皮还打着架。“这两天没我的事,就回来了。怎么想你了还不行?”檀健次叉着腰站在一边,嘟着嘴挑眉。“哎呀,知道想我了。”肖顺尧嘟囔了一句,“哦,晚饭吃啥?”挠挠头发站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你这上哪吃饭去,四点都不到。”肖顺尧说完还打了个哈欠。“我要不说吃饭你起得来吗。”檀健次不搭理他了,走出卧室把外套挂在衣服架子上,开了电视去袋子里摸了块小蛋糕挖上面的奶油吃。“我也要吃。”肖顺尧伸伸胳膊踢啦着拖鞋绕过茶几坐到檀健次身边小鸟依人(?)的靠在人肩膀上,张开嘴等着檀健次喂他。“想的老美。”檀健次把蛋糕拿远了点。肖顺尧看他这样也懒得撒娇,自己想想都有点犯恶心,于是伸手拿了盒曲奇拧开盖子自顾自的吃。檀健次白了他一眼,肖顺尧假装不明觉厉的愣了一下,然后忽然檀健次就靠过来,手指上的一坨奶油就被塞进肖顺尧嘴里。食指在口腔中挑着舌头逗弄,肖顺尧睁大眼睛看他,这回是真的不明觉厉了。檀健次抽出手指在肖顺尧嘴唇上抹了一下,坏笑着看他。“你不是想吃吗,味道怎么样?”檀健次笑的像个小妖精。肖顺尧咽了口唾沫,捏住了檀健次的手腕,另一只手从放在桌上的蛋糕上挖了一大块奶油抹在檀健次的嘴唇上,多余的抹在嘴边一大圈,然后凑上去舔了个干净。“挺好吃的,我喜欢。”肖顺尧放开他。“……!”檀健次愣在原地不动弹,肖顺尧看着他好笑,本来还能忍住,后来因为檀健次的脸扑的一下红起来的样子实在太可爱,肖顺尧忍不住才笑出了声。
“唔……!!”檀健次这才愣过神来,两拳捶在肖顺尧身上红着脸瞪他,“肖顺尧你死定了!!!!”
————————
10.9凌晨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