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塔尖到塔底只要三米

岳洋岳女孩。
不接受拆。
圈地自萌。

【师昭/尧多】

.看了我师角色片花来的脑洞
.被大舅子怼的我师太可爱了
.时间线,剧情架空
还是文件夹里翻出来的

————————
“夏侯玄已经见过兄长了吧。”司马昭倚着门框抱着胳膊。大清早的头发也没扎,散乱着披在肩上背上,睡衣也松垮的挂着。王肃昨天就把王元姬喊回家了,于是夜里司马昭想着事情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宿没睡。迷糊着忽然想起作业司马师房间亮了一夜的光,忽然一个激灵爬起来就过去了。“嗯。”司马师眼圈都是红的。“他说了什么,还是就问嫂嫂怎么死的?”司马昭走进来,隔着桌子坐下,“她非死不可,夏侯玄也是。”司马昭看着司马师,眼里泛了一丝心疼。“好歹相处了九年,让我亲手杀死了还真是舍不得。”司马师撑着头,簪子也没插,乱糟糟的扎了个辫子耷拉下来,“昭儿,婉儿尚未周岁,拜托你和元姬了。”司马师把小女儿托付给司马昭之后,起身回了里屋准备睡觉。司马昭一看这不乐意了,跟着司马师来到里边,关了门回头看着坐在床沿的司马师,走过去坐在身边。司马师失神望着床上淡朱红的帏帐和锦被,只是与他共枕的人再不在了。司马昭忽然觉得有点委屈,便耍起脾气。“兄长眼里我还不如嫂嫂重要吗。”司马昭压低了声线,一句话说出来他越来越难受,“那好,这些年元姬做出的让步又算什么,到现在我只有炎儿,是我对不起元姬。兄长却有五个女儿,你若是过意得去。”连敬语都不用了,司马昭看着司马师错愕的神情心里又一阵难受,“我们之间的事,元姬她都知道,可嫂嫂呢?”司马昭越说音越大,“兄长还是只把我当孩子看。”忽然沉下来的一句像一只手紧握住司马师的心脏。“昭儿……”司马师无法否认他对夏侯徽还是有感情的,即便是政治联姻将近十年的相处他怎么能忘记。可司马昭呢,九年前自己和夏侯徽成婚的前一晚,十五岁的司马昭喝的醉醺醺的跑来房间抱着自己哭的天昏地暗。和自己结发的是司马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么多年了,他们之间不缺这种世俗的名分。
司马昭越说越委屈,索性闭嘴不说。盯着司马师,使劲睁着眼睛不让眼泪下来。司马师慢慢靠近他,蜻蜓点水似的一吻,司马师把他拉进怀里紧紧抱着。“我没有忘。”司马师拍着司马昭的背,“昭儿是特别的。”司马昭就乖乖窝着,脸埋在司马师胸前眼泪全蹭在衣襟上,“那天晚上的誓词,再说一遍……”司马昭悄悄把手从司马师腰侧伸到背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司马师开口。“死生契阔,与子成说。”司马昭把手覆上司马师的后背,挺起身子把下巴搁在人肩上,“再来一次吧,结发。”司马昭从里衣口袋里抽出一根红绳,分出自己和司马师的一缕头发编在一起。
司马昭开心的笑着,脸颊蹭着司马师的颈窝。
————————
9.23
焱。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