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塔尖到塔底只要三米

岳洋岳女孩。
不接受拆。
圈地自萌。

【师昭/尧多】陈年老粮

.军师联盟人设,剧情架空。
.狗血,超短篇,意识流。
翻了文件夹才想起来原来我写过这么多,挑挑发了再说

————————
那年司马昭十五岁,司马师十八岁。
“翁翁擅自替师儿做主了,师儿不要埋怨翁翁啊。”司马防躺在榻上。“爹说的可是…师儿的婚事?”司马懿面上带着喜色,司马昭侧过头看了司马师一眼,没说什么。
“昭儿想以后一直和哥哥在一起。”藤编的秋千上坐着两个孩子,小小的司马昭两条腿晃悠着扯着司马师的衣袖,司马师安静的望着眼前的湖水。“那就一直陪着昭儿。”司马昭一大早就偷跑出来,十年前的秋千还在,他坐在秋千上也不动,就是定定的看着湖水出神。今天是司马师成婚的日子,所有人都高高兴兴的就他一个郁闷得很,看着司马师穿了一身红衣,将与他一起的又不是自己,司马昭烦躁得厉害,便早起翻墙走了。
“明明说好的一直陪着昭儿。”司马昭踢了块小石子,在湖面上溅起波澜。司马昭越想越气,连动也不想动,索性就歪在秋千上看天。他不服气,他和司马师从小睡的一屋一张床,现在连这点他俩的空间和短暂的温存都要给一个陌生的女人夺了去,或许洞房之夜会很顺利吧,毕竟自己陪着司马师练习过多少次呢。
司马昭咬着嘴唇,鼻子有点酸。好像哪里都能听见恼人的礼乐声,司马昭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忽然有人拽住自己。“我就知道你在这。”是司马师。“你来找我干嘛,嫂嫂不要你陪了?”司马昭在气头上,说的话也带刺儿。“我抗婚了。”司马师说这话时淡定的自己都害怕。“你…为什么?”司马昭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因为你不在,我说过要一直陪着你的,哪能就这么和别人结婚。”司马师看着司马昭,伸手捏了捏人的脸,“今天是回不了家了,找个客栈先歇吧。爹和娘那边…我自会处理。”司马师牵起司马昭的手往回走。司马师坐在客栈的床上,被司马昭扑倒了抱着打滚,司马师也回抱住他。司马昭把脸从司马师肩窝抬起来,凑到司马师脸边。司马师眯着眼冲他笑,伸手在司马昭腰间轻捏了一把。玩累了就瘫在床上,司马昭枕着司马师的胳膊,半边身子压在司马师身上。
“兄长会一辈子对昭儿好么?”
“定当白首不离,恩爱不疑。”司马师握住司马昭放在自己胸前的手攥紧了。
————————
糖而已,意会就好:D
司马懿:两个小瘪犊子搞得什么事。气死老子咯。
7.22

评论(1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