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塔尖到塔底只要三米

岳洋岳女孩。
不接受拆。
圈地自萌。

【尧多尧】檀健次生贺

1005檀健次生贺
尧多尧

回北京了。
檀健次坐在车上嘴里叼着半支烟,一只手搭在车窗上手指随意的轻叩着。嘴唇微张吐出烟雾,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
提起包锁好车走进胡同,拐了几个弯来到一家小餐馆。这是他常来的地方,餐馆很小很小,但装修很精致。“您好,请问预约过了吗?”前台的女孩问他,声音清脆好听。“预约过了,肖顺尧。”檀健次看着对方笑笑。“肖先生啊,这边请。”女孩给他指路,“直走左拐尽头的隔间。”“谢谢。”
檀健次拉开门,肖顺尧撑着头在里面坐着,看见檀健次来了立刻抬头笑着看他,眼里像藏着星星似的温柔。“尧尧。”檀健次一坐下就彻底放松下来,身边坐的是肖顺尧,他就更不用装样子了,“合肥好玩不?”前几天军师联盟的发布会檀健次没去。没跟肖顺尧一起去很遗憾,本来想着晚上一起出去玩的也没玩成。“不好玩。”肖顺尧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你不在。”
檀健次眨眨眼,起身捏住了肖顺尧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隔着半个桌角凑过去。酒和烟草的气息黏糊糊的交缠在一起,带着些辛辣。檀健次弓着背,肖顺尧一只手搭着他的腰。肖顺尧口腔中还有些残留的酒液,檀健次用舌尖全部揽入自己口中,离开的时候还咂咂嘴,肖顺尧的嘴唇被他舔的亮晶晶。“这是奖励。”
檀健次手指按在肖顺尧嘴边,肖顺尧愣着看他,随后又倒了一杯酒含着去吻檀健次。舌尖推挤中有混着津液的粘稠的酒液流下,口腔中慢慢升起辛辣夹着芳醇的热度,本是调情的小手段现在却变成了单纯的欲望的诉求。 点到为止。酒的味道慢慢淡下去,檀健次红着脸坐在一边,肖顺尧撑着脸看他。
“哎,生日快乐啊。”
“…………唔。”
————————
10.5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