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番茄汁

岳洋岳女孩。
不接受拆。
圈地自萌。

占tag

感觉最近的粮或者其他之类的tag都好乱
看见xjm们在评论里也都有劝删
其实吧 一劝二告三举报
大概就这样吧↑
有些事情真的没必要说那么多
有些可以无视 过分的看不顺眼真的可以直接举报
我话废 各位意会就好

月考摸个鱼。

【师昭师】猫

瞎写写
猫化[???大概]

周五放学,司马师收拾好东西从教室出来之后才注意到走廊窗户外阴沉沉的,雨下得哗哗作响。“……”幸好带了伞,他这么想着走出校门。正庆幸到家了鞋还没湿,忽然看见家门口蹲着一团毛绒绒…湿漉漉的东西。他走近看了看,是一只棕色的虎斑猫。他蹲下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只猫格外亲人,于是心一软开了门把猫抱进屋里。
洗了个热水澡正乖乖窝在毛毯里的猫舔着爪子,司马师拿着半个肉包子放在碟子里递过去,猫闻了闻,咬了一小口肉馅。“嗯,是只好猫。”司马师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吃过晚饭,司马师坐在沙发上抱着猫端详,猫也这么直直的盯着他。“给你起个名字吧……”司马师嘟囔着,“叫什么……包子?”猫明显的抖了抖,缩着身子往后退。“啊?不愿意?”司马师把猫抱过来看着它,“那叫你'昭',这样好吧?”听到了猫满意的咕噜声,司马师摸摸它脸颊边的绒毛,起身又去掰了一口肉包子塞给它,“嗯。”昭看看他又看看包子,像是勉为其难的张开嘴。 “喵呜——”司马师到床上准备睡觉了,听见门口传来昭的叫声,开了门昭就跳到他枕头上趴下了,司马师无奈,也就关灯躺下睡了。幸好昭睡得安生,一晚上都没有起来。
第二天司马师一觉睡到中午,因为关着门所以昭还在屋里,只是蹲在窗台上好像等着什么似的。司马师以为只是流浪猫不适应在家里就没去管,把半个包子放在墙边就去做饭了。期间没见昭出来,但司马师做好饭之后却发现包子消失了,他去卧室看见了昭蹲在窗台上隔着玻璃有点焦急的样子,窗外是一只纯黑色的猫,身形苗条毛发油亮,看上去比毛绒绒的昭要小上一圈。司马师打开窗户黑猫就跳进来和昭亲密的互相舔毛。观察了一下午,司马师发现这只黑猫好像和昭之前认识,而且格外喜欢吃包子。自从黑猫来了之后昭似乎就再也没有想往外走的举动了,黑猫也和昭形影不离的黏在一起。司马师也懒得想名字了,就直接用了自己的名字“师”。
这天司马师发现家里的包子马上要吃完了,心里一咯噔想着自己怕是活不长了,赶紧去超市买了两箱冻包子,走的时候看见了奇妙的新品种低盐肉包,顺带拿了一袋结账。回到家先上锅蒸了几个,有包子的时候他就只靠吃包子活了。掰开一个低盐包子晾着的时候,昭和师已经并排蹲在厨房门口了。司马师总觉得昭是不爱吃包子的,难道被师拉进邪教了吗,他把温热的包子放到两个小碗里,师立刻跑过去狼吞虎咽的吃下去,昭明显有些抗拒,但中间抬眼看了看师已经舔的干干净净的饭碗,迟疑了一下又吃起来,司马师蹲在一边觉得非常有趣。
司马师隔壁家养了一只黄色的小母猫,叫元姬。最近总是蹲在司马师家窗户外面往里张望,昭也注意到了,但它好像还是更喜欢和师待在一起。这一天昭终于蹲在窗台上和元姬有了正式的交流,却被跟着一起蹦上来的师凶狠的威胁赶走了,随后师又是一爪子冲着昭的脸招呼过去,毫无防备的昭就被一巴掌打下窗台,之后的两天里昭都夹着尾巴缩着头不敢正眼看师,元姬偶尔还会来露露头,昭则是一眼也不敢往外看了。
放了暑假,司马师彻底闲下来了。家里的两只猫也结束冷战回归和平,感情还有越来越好的趋势。司马师不知道第几次感叹公猫之间的感情真奇妙,忽然想起来自己高三之后还没见过自己老弟司马昭。
哎,这么一想,司马昭的头发和昭这一身毛的颜色真是一样一样的。 什么玩意儿,司马师突然脸红起来。
沙发另一边抱在一起的师和昭看向抱着靠枕头顶冒气的司马师,对视一眼然后两脸懵逼。

fin. 焱

【尧多】毒车记录(?)

反正就是 慎点 真的慎点
http://pan.baidu.com/s/1ctYTaQ
高速飙车

【尧多】听说我被和谐了?

https://m.weibo.cn/1033831330/4161274155667243
↑发个链接
我明明没开车为啥要和谐我
迷人

【尧多】迷之脑洞

突然的脑洞,谜一般的。
背景轻微私设

————————
赶上剧组没戏,檀健次忙里偷闲回了趟北京。他没告诉任何人,一下飞机就跑去买了一大堆吃的准备回家窝两天。手忙脚乱的摸出钥匙开开门,屋里安静得很,但一看就知道不久之前有人在客厅呆过。檀健次放下手里的东西在客厅里看了一圈,最后站在关上的卧室门前。推开门就看见被子里埋了个人,长胳膊伸开耷拉在床边,从头到脚全卷在被子里。檀健次上前扯开被子,睡得迷迷糊糊的肖顺尧揉揉眼睛又窝成了一团。“这都几点了,马上吃晚饭了都!”檀健次拍了他一巴掌,“起来!”肖顺尧慢吞吞的坐起来穿上踢到脚边的毛衣。“……你急个什么啊,戏拍完了?”肖顺尧捏着眉心眯着眼看他,上下眼皮还打着架。“这两天没我的事,就回来了。怎么想你了还不行?”檀健次叉着腰站在一边,嘟着嘴挑眉。“哎呀,知道想我了。”肖顺尧嘟囔了一句,“哦,晚饭吃啥?”挠挠头发站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你这上哪吃饭去,四点都不到。”肖顺尧说完还打了个哈欠。“我要不说吃饭你起得来吗。”檀健次不搭理他了,走出卧室把外套挂在衣服架子上,开了电视去袋子里摸了块小蛋糕挖上面的奶油吃。“我也要吃。”肖顺尧伸伸胳膊踢啦着拖鞋绕过茶几坐到檀健次身边小鸟依人(?)的靠在人肩膀上,张开嘴等着檀健次喂他。“想的老美。”檀健次把蛋糕拿远了点。肖顺尧看他这样也懒得撒娇,自己想想都有点犯恶心,于是伸手拿了盒曲奇拧开盖子自顾自的吃。檀健次白了他一眼,肖顺尧假装不明觉厉的愣了一下,然后忽然檀健次就靠过来,手指上的一坨奶油就被塞进肖顺尧嘴里。食指在口腔中挑着舌头逗弄,肖顺尧睁大眼睛看他,这回是真的不明觉厉了。檀健次抽出手指在肖顺尧嘴唇上抹了一下,坏笑着看他。“你不是想吃吗,味道怎么样?”檀健次笑的像个小妖精。肖顺尧咽了口唾沫,捏住了檀健次的手腕,另一只手从放在桌上的蛋糕上挖了一大块奶油抹在檀健次的嘴唇上,多余的抹在嘴边一大圈,然后凑上去舔了个干净。“挺好吃的,我喜欢。”肖顺尧放开他。“……!”檀健次愣在原地不动弹,肖顺尧看着他好笑,本来还能忍住,后来因为檀健次的脸扑的一下红起来的样子实在太可爱,肖顺尧忍不住才笑出了声。
“唔……!!”檀健次这才愣过神来,两拳捶在肖顺尧身上红着脸瞪他,“肖顺尧你死定了!!!!”
————————
10.9凌晨

【尧多】迟到的生贺(?)

关于我尧没发微博的脑洞,轻微私设吧
补一波健次生贺,其实本来打算写两篇的
这是第二篇。
————————
檀健次睡醒了,揉揉眼睛打开微博,满屏的私信和各种生贺就炸了出来。然后他看见神隐很久的池约翰发了微博,连着好几条。意料之中的黑照,檀健次关了手机放在一边,穿好衣服下床去了厨房。打开冰箱发现没什么食材,挠挠头发从柜子里摸了两盒牛腩粉,支了口小锅烧着水。正拿筷子挑着锅里的粉丝的时候忽然被人抱住,温热的气息扑在自己后颈,檀健次缩缩脖子,手抖了一下。“尧尧你神经病啊…大早上发什么疯。”“这都几点了…还大早上…”肖顺尧刚睡醒还带着浓重的鼻音,声音黏糊糊的发嗲。肖顺尧就穿着一件大T恤,光着两条杆子似的长腿踢着拖鞋走了,然后檀健次听到重物砸在床上的声音。“……。”檀健次把锅里煮好的粉捞进碗里端到桌上,自己坐着吹吹热气吱溜吱溜的就吃了起来。肖顺尧肯定没睡着。檀健次心里打赌。没过五分钟肖顺尧就挠着一头乱毛从屋里又出来了,还是只穿着短袖和内裤,光着腿连鞋也不穿了。乖乖坐在桌前吃着饭,一边迷糊着看微博。“哎,约翰想起来他密码了?”肖顺尧抬眼看檀健次,嘴里还叼着块肉,檀健次捧着碗喝汤懒得搭理他。洗了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肖顺尧岔剌着腿抱着檀健次,窝在人怀里真挺舒服的,檀健次脸贴着肖顺尧胸口鼓着腮帮子盯着屏幕,心里不知道想的什么。肖顺尧玩着他微长的头发,忽然低头在檀健次额头吻了一下。“生日快乐。”“……哈?”檀健次愣住了,他真没想到肖顺尧会来这么一出。本来以为都忘了的,猛的来这么一下让他有点猝不及防。“怎么,不喜欢?”肖顺尧挑眉。“不……”檀健次坐直了面对着他,伸手又搂住他脖子趴在人身上,“只是…只是没想到而已。”
“那就不发微博了?反正不知道发啥。”肖顺尧啃着苹果,嘴里咬的嘎嘣响。“随你便。”檀健次躺在他怀里惬意得很,“反正王浩也没发呢还。”
————————
所以为什么我尧还没发微博。
如果过两天发了的话
我尽量再写(ಥ_ಥ)
焱 10.8

【师昭/尧多】

.看了我师角色片花来的脑洞
.被大舅子怼的我师太可爱了
.时间线,剧情架空
还是文件夹里翻出来的

————————
“夏侯玄已经见过兄长了吧。”司马昭倚着门框抱着胳膊。大清早的头发也没扎,散乱着披在肩上背上,睡衣也松垮的挂着。王肃昨天就把王元姬喊回家了,于是夜里司马昭想着事情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宿没睡。迷糊着忽然想起作业司马师房间亮了一夜的光,忽然一个激灵爬起来就过去了。“嗯。”司马师眼圈都是红的。“他说了什么,还是就问嫂嫂怎么死的?”司马昭走进来,隔着桌子坐下,“她非死不可,夏侯玄也是。”司马昭看着司马师,眼里泛了一丝心疼。“好歹相处了九年,让我亲手杀死了还真是舍不得。”司马师撑着头,簪子也没插,乱糟糟的扎了个辫子耷拉下来,“昭儿,婉儿尚未周岁,拜托你和元姬了。”司马师把小女儿托付给司马昭之后,起身回了里屋准备睡觉。司马昭一看这不乐意了,跟着司马师来到里边,关了门回头看着坐在床沿的司马师,走过去坐在身边。司马师失神望着床上淡朱红的帏帐和锦被,只是与他共枕的人再不在了。司马昭忽然觉得有点委屈,便耍起脾气。“兄长眼里我还不如嫂嫂重要吗。”司马昭压低了声线,一句话说出来他越来越难受,“那好,这些年元姬做出的让步又算什么,到现在我只有炎儿,是我对不起元姬。兄长却有五个女儿,你若是过意得去。”连敬语都不用了,司马昭看着司马师错愕的神情心里又一阵难受,“我们之间的事,元姬她都知道,可嫂嫂呢?”司马昭越说音越大,“兄长还是只把我当孩子看。”忽然沉下来的一句像一只手紧握住司马师的心脏。“昭儿……”司马师无法否认他对夏侯徽还是有感情的,即便是政治联姻将近十年的相处他怎么能忘记。可司马昭呢,九年前自己和夏侯徽成婚的前一晚,十五岁的司马昭喝的醉醺醺的跑来房间抱着自己哭的天昏地暗。和自己结发的是司马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么多年了,他们之间不缺这种世俗的名分。
司马昭越说越委屈,索性闭嘴不说。盯着司马师,使劲睁着眼睛不让眼泪下来。司马师慢慢靠近他,蜻蜓点水似的一吻,司马师把他拉进怀里紧紧抱着。“我没有忘。”司马师拍着司马昭的背,“昭儿是特别的。”司马昭就乖乖窝着,脸埋在司马师胸前眼泪全蹭在衣襟上,“那天晚上的誓词,再说一遍……”司马昭悄悄把手从司马师腰侧伸到背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司马师开口。“死生契阔,与子成说。”司马昭把手覆上司马师的后背,挺起身子把下巴搁在人肩上,“再来一次吧,结发。”司马昭从里衣口袋里抽出一根红绳,分出自己和司马师的一缕头发编在一起。
司马昭开心的笑着,脸颊蹭着司马师的颈窝。
————————
9.23
焱。

【师昭/尧多】陈年老粮

.军师联盟人设,剧情架空。
.狗血,超短篇,意识流。
翻了文件夹才想起来原来我写过这么多,挑挑发了再说

————————
那年司马昭十五岁,司马师十八岁。
“翁翁擅自替师儿做主了,师儿不要埋怨翁翁啊。”司马防躺在榻上。“爹说的可是…师儿的婚事?”司马懿面上带着喜色,司马昭侧过头看了司马师一眼,没说什么。
“昭儿想以后一直和哥哥在一起。”藤编的秋千上坐着两个孩子,小小的司马昭两条腿晃悠着扯着司马师的衣袖,司马师安静的望着眼前的湖水。“那就一直陪着昭儿。”司马昭一大早就偷跑出来,十年前的秋千还在,他坐在秋千上也不动,就是定定的看着湖水出神。今天是司马师成婚的日子,所有人都高高兴兴的就他一个郁闷得很,看着司马师穿了一身红衣,将与他一起的又不是自己,司马昭烦躁得厉害,便早起翻墙走了。
“明明说好的一直陪着昭儿。”司马昭踢了块小石子,在湖面上溅起波澜。司马昭越想越气,连动也不想动,索性就歪在秋千上看天。他不服气,他和司马师从小睡的一屋一张床,现在连这点他俩的空间和短暂的温存都要给一个陌生的女人夺了去,或许洞房之夜会很顺利吧,毕竟自己陪着司马师练习过多少次呢。
司马昭咬着嘴唇,鼻子有点酸。好像哪里都能听见恼人的礼乐声,司马昭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忽然有人拽住自己。“我就知道你在这。”是司马师。“你来找我干嘛,嫂嫂不要你陪了?”司马昭在气头上,说的话也带刺儿。“我抗婚了。”司马师说这话时淡定的自己都害怕。“你…为什么?”司马昭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因为你不在,我说过要一直陪着你的,哪能就这么和别人结婚。”司马师看着司马昭,伸手捏了捏人的脸,“今天是回不了家了,找个客栈先歇吧。爹和娘那边…我自会处理。”司马师牵起司马昭的手往回走。司马师坐在客栈的床上,被司马昭扑倒了抱着打滚,司马师也回抱住他。司马昭把脸从司马师肩窝抬起来,凑到司马师脸边。司马师眯着眼冲他笑,伸手在司马昭腰间轻捏了一把。玩累了就瘫在床上,司马昭枕着司马师的胳膊,半边身子压在司马师身上。
“兄长会一辈子对昭儿好么?”
“定当白首不离,恩爱不疑。”司马师握住司马昭放在自己胸前的手攥紧了。
————————
糖而已,意会就好:D
司马懿:两个小瘪犊子搞得什么事。气死老子咯。
7.22

【尧多尧】檀健次生贺

1005檀健次生贺
尧多尧

回北京了。
檀健次坐在车上嘴里叼着半支烟,一只手搭在车窗上手指随意的轻叩着。嘴唇微张吐出烟雾,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
提起包锁好车走进胡同,拐了几个弯来到一家小餐馆。这是他常来的地方,餐馆很小很小,但装修很精致。“您好,请问预约过了吗?”前台的女孩问他,声音清脆好听。“预约过了,肖顺尧。”檀健次看着对方笑笑。“肖先生啊,这边请。”女孩给他指路,“直走左拐尽头的隔间。”“谢谢。”
檀健次拉开门,肖顺尧撑着头在里面坐着,看见檀健次来了立刻抬头笑着看他,眼里像藏着星星似的温柔。“尧尧。”檀健次一坐下就彻底放松下来,身边坐的是肖顺尧,他就更不用装样子了,“合肥好玩不?”前几天军师联盟的发布会檀健次没去。没跟肖顺尧一起去很遗憾,本来想着晚上一起出去玩的也没玩成。“不好玩。”肖顺尧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你不在。”
檀健次眨眨眼,起身捏住了肖顺尧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隔着半个桌角凑过去。酒和烟草的气息黏糊糊的交缠在一起,带着些辛辣。檀健次弓着背,肖顺尧一只手搭着他的腰。肖顺尧口腔中还有些残留的酒液,檀健次用舌尖全部揽入自己口中,离开的时候还咂咂嘴,肖顺尧的嘴唇被他舔的亮晶晶。“这是奖励。”
檀健次手指按在肖顺尧嘴边,肖顺尧愣着看他,随后又倒了一杯酒含着去吻檀健次。舌尖推挤中有混着津液的粘稠的酒液流下,口腔中慢慢升起辛辣夹着芳醇的热度,本是调情的小手段现在却变成了单纯的欲望的诉求。 点到为止。酒的味道慢慢淡下去,檀健次红着脸坐在一边,肖顺尧撑着脸看他。
“哎,生日快乐啊。”
“…………唔。”
————————
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