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塔尖到塔底只要三米

岳洋岳女孩。
不接受拆。
圈地自萌。

抱歉!占tag挂人!

大魔王三千君:

此人是一个很莫名其妙的某荀姓军师的厨,id中有一个澍字。在此不透露其他个人信息 请大家关注一下 注意避雷


这个故事讲述了我莫名其妙被鸽的经历


文中“你”,就是我本人 网友是这个某shu 两个都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也就是年满18岁的大学生




【讲一个我在一周间被鸽的故事】


       


你喜欢三国无双,偶然认识了一个网友,你们一开始聊得很投机,并为约定在年底出cos。这是双方都认可的、想做的。你并没有胁迫她。出cos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包括金钱和精力等等。(一套c服下来要2000人民币)在这小半年内,你们一起付出了很多努力,并隔着屏幕互相鼓励。你们曾经视频聊天,得知对方一些基本情况。


       


 平平淡淡过了四个月后,有一天,她突然不理你了。一开始,你以为她很忙,也就没放在心上。后来,有些关于年底见面的事情需要确认,她也没回复你。你很不安,发消息催问她,她却突然告诉你:“我觉得和你聊天逐步深入让我很痛苦。”你很奇怪,觉得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啊。每天和她的相处模式也没有改变。想着就先放一周说不定就好了。你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每天还是会问安,而且中间有一天也聊了一点私事。


      


 一周以后,你问她心情好点没,她却说,“不想和你做朋友了”。你一脸懵逼,打电话问约定怎么办。因为这个约定已经消耗了大量的成本。你的cos服定金已经开始做了。假毛和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你们在电话里谈了一个小时,她说:“我会遵守约定。”你稍微有点安心,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一大早你刚睡醒,她却通知你:“我不会来赴约了,我觉得你很偏执,你需要看心理医生。我怕你会对我犯罪。”你想了半天,才知道。因为最近压力很大,自己发了一条“想自残”的微博作为发泄。这条微博真的只是发泄。却让她一晚没睡好觉,怀疑见面的时候自己会被你捅死。




说一下本人的感想:除了懵逼还是懵逼


        首先我对她鸽我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她破坏了我的信赖,对我的精神造成了一定的打击。而且我的计划也被打乱了。我不可能退掉c服的定金,裁缝那边我通知了,她也很莫名其妙(我们是在一家店通过不同的账号做的衣服)我也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据我曾经和她聊天,她以前也这样突然拉黑过一个别圈的妹子。


        其次我想补充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1.互相知道真实的基本信息(包括姓名,手机号、学校等)2.论起曾经的所谓亲密度,我和她是有过qq大火和船的。并且曾经多次视频过。


     最后我想问一句:如果我错了,请告诉我错在哪里。您一言不合冷落我鸽我并且拉黑我,这难道就是您所谓的“大人”的做法吗。




人善被人欺

【群宣】三国沙雕总会欢迎您!

如题这是一个非常不正经的群
你可以yy各种搞cp的姿势也可以激情水聊√
群里还有许多奇♂妙的玩法等您来解锁
欢迎您的加入 啵

群号715652839

捞一把

只要cp换的快be就追不上我:

魏蜀吴晋吔总会招纳各界贤士!!!

这里有江东小受猪已疯晋国师子司马包沉迷纵火陆啵燕和江东郡主孙赏翔【bushi】

欢迎各位的加入,大家都超级友好的!!!

如果没有微信可以加QQ的♡

关于“站姐”们

大强子:

而且凡是转了赞了评论了站姐们的跟机图私生图叫着哥哥好帅好苏宝宝可爱亲亲的粉丝们,个个都是帮凶,哪一个都不无辜,毕竟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爱豆,应该是云端的人啊!


一只白菜:



我第一次饭国内爱豆,对国内饭圈没什么了解,知道国内开CON可以带相机进场光明正大的拍,我都惊讶了很久。
后来我就觉得,如果是官方允许的事情,在允许的范围内去做其实也是OK的。

但是有些“站姐”做着官方禁止的事,你要说她不算私生不算STK,那就有点扯了。
就拿MT发布会那天来说,因为发布会地点在颐和园,园方同时期还有其他ZF级项目进行,而且是第一次接这种级别的商业合作,在发布会前一个月就开始每天排查舆情,登记身份证信息手机号相机型号向GA备案参会人员名单,出现任何纰漏都会直接取消整场发布会。
园方很紧张,金主爸爸很紧张,但是我那天到场的时候门口拿着媒体邀请函的“站姐”们真的很好认,比我这个工作人员到的都早。身份信息对不上,她们也没敢直接找金主爸爸签到,换了别的门买票进园。
如果只是在场馆外拍上班图也还好,全部艺人进会场之后,代拍和“站姐”们在场馆外面的长廊踩着长廊的椅子顺着窗户偷拍场内,我是不知道这个角度能拍到什么,园方工作人员来劝了很多次都没有用,至少素质是肯定没有的。我也不知道Y老师家的某个知名出图巨巨这种行为怎么好意思饭有文化有背景的队长。当然,别家的也有,一家都不少。
后来听说有人混进场馆被金主爸爸拎出来了,然后抖出了外面还有其他人在蹲。金主爸爸的执行人带着安保和园方的人出来赶人,代拍和“站姐”开始了赖着不走原地骂街的表演。所以三个私生被发现了还赖着不走出手打人我真的一点都不意外,一脉相承。
当时是晚上9点,早就闭园了,园里没有灯,艺人有车直接出园,媒体和网红有票坐船从另外的门出园,赖死不肯走的代拍和“站姐”们自己是出不去的,她们留在园里就是安全隐患,最后要园方和安保黑灯瞎火的一路走那么远送她们出去,还不耽误嘴上骂骂咧咧。

所以MT发布会那天如果有哪位巨巨发了来路不明的场内图,各位心里掂量掂量图是怎么来的。

那天发布会确实是没引发什么严重后果,三令五申严防死守最后无非就是给园方留下了一个“饭难管,以后商业合作要多方考量”的印象,以及给金主爸爸留下了“小艺人名气小麻烦多”的印象。

讲道理,MT发布会找oner合作不是因为咖位,是因为当下有热度,这就是代言人和品牌挚友的区别。热度是一波就过去的,代言人稳打不动是AB的,有没有下一次合作都是不好说的,场馆外除了代拍和oner“站姐”们是没有别家饭的。如果园方和MT这次合作有什么不愉快,最后锅算谁头上心里也都该是有数的。要是还有人为了看图洗白这些人,那可能还是没搞明白自己饭的到底是谁。

饭爱豆就是饭爱豆,他是贩卖梦想的,是让你变得更好的动力,不是你满足私欲不守规矩的借口。海那边有爱豆借着卖梗说过很多次“爱豆是云端的人”,距离是要有的,给爱豆点尊重,也给自己点尊严。


月考摸个鱼。

【师昭师】猫

瞎写写
猫化[???大概]

周五放学,司马师收拾好东西从教室出来之后才注意到走廊窗户外阴沉沉的,雨下得哗哗作响。“……”幸好带了伞,他这么想着走出校门。正庆幸到家了鞋还没湿,忽然看见家门口蹲着一团毛绒绒…湿漉漉的东西。他走近看了看,是一只棕色的虎斑猫。他蹲下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只猫格外亲人,于是心一软开了门把猫抱进屋里。
洗了个热水澡正乖乖窝在毛毯里的猫舔着爪子,司马师拿着半个肉包子放在碟子里递过去,猫闻了闻,咬了一小口肉馅。“嗯,是只好猫。”司马师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吃过晚饭,司马师坐在沙发上抱着猫端详,猫也这么直直的盯着他。“给你起个名字吧……”司马师嘟囔着,“叫什么……包子?”猫明显的抖了抖,缩着身子往后退。“啊?不愿意?”司马师把猫抱过来看着它,“那叫你'昭',这样好吧?”听到了猫满意的咕噜声,司马师摸摸它脸颊边的绒毛,起身又去掰了一口肉包子塞给它,“嗯。”昭看看他又看看包子,像是勉为其难的张开嘴。 “喵呜——”司马师到床上准备睡觉了,听见门口传来昭的叫声,开了门昭就跳到他枕头上趴下了,司马师无奈,也就关灯躺下睡了。幸好昭睡得安生,一晚上都没有起来。
第二天司马师一觉睡到中午,因为关着门所以昭还在屋里,只是蹲在窗台上好像等着什么似的。司马师以为只是流浪猫不适应在家里就没去管,把半个包子放在墙边就去做饭了。期间没见昭出来,但司马师做好饭之后却发现包子消失了,他去卧室看见了昭蹲在窗台上隔着玻璃有点焦急的样子,窗外是一只纯黑色的猫,身形苗条毛发油亮,看上去比毛绒绒的昭要小上一圈。司马师打开窗户黑猫就跳进来和昭亲密的互相舔毛。观察了一下午,司马师发现这只黑猫好像和昭之前认识,而且格外喜欢吃包子。自从黑猫来了之后昭似乎就再也没有想往外走的举动了,黑猫也和昭形影不离的黏在一起。司马师也懒得想名字了,就直接用了自己的名字“师”。
这天司马师发现家里的包子马上要吃完了,心里一咯噔想着自己怕是活不长了,赶紧去超市买了两箱冻包子,走的时候看见了奇妙的新品种低盐肉包,顺带拿了一袋结账。回到家先上锅蒸了几个,有包子的时候他就只靠吃包子活了。掰开一个低盐包子晾着的时候,昭和师已经并排蹲在厨房门口了。司马师总觉得昭是不爱吃包子的,难道被师拉进邪教了吗,他把温热的包子放到两个小碗里,师立刻跑过去狼吞虎咽的吃下去,昭明显有些抗拒,但中间抬眼看了看师已经舔的干干净净的饭碗,迟疑了一下又吃起来,司马师蹲在一边觉得非常有趣。
司马师隔壁家养了一只黄色的小母猫,叫元姬。最近总是蹲在司马师家窗户外面往里张望,昭也注意到了,但它好像还是更喜欢和师待在一起。这一天昭终于蹲在窗台上和元姬有了正式的交流,却被跟着一起蹦上来的师凶狠的威胁赶走了,随后师又是一爪子冲着昭的脸招呼过去,毫无防备的昭就被一巴掌打下窗台,之后的两天里昭都夹着尾巴缩着头不敢正眼看师,元姬偶尔还会来露露头,昭则是一眼也不敢往外看了。
放了暑假,司马师彻底闲下来了。家里的两只猫也结束冷战回归和平,感情还有越来越好的趋势。司马师不知道第几次感叹公猫之间的感情真奇妙,忽然想起来自己高三之后还没见过自己老弟司马昭。
哎,这么一想,司马昭的头发和昭这一身毛的颜色真是一样一样的。 什么玩意儿,司马师突然脸红起来。
沙发另一边抱在一起的师和昭看向抱着靠枕头顶冒气的司马师,对视一眼然后两脸懵逼。

fin. 焱

【尧多】毒车记录(?)

反正就是 慎点 真的慎点
http://pan.baidu.com/s/1ctYTaQ
高速飙车

【尧多】听说我被和谐了?

https://m.weibo.cn/1033831330/4161274155667243
↑发个链接
我明明没开车为啥要和谐我
迷人

【尧多】迷之脑洞

突然的脑洞,谜一般的。
背景轻微私设

————————
赶上剧组没戏,檀健次忙里偷闲回了趟北京。他没告诉任何人,一下飞机就跑去买了一大堆吃的准备回家窝两天。手忙脚乱的摸出钥匙开开门,屋里安静得很,但一看就知道不久之前有人在客厅呆过。檀健次放下手里的东西在客厅里看了一圈,最后站在关上的卧室门前。推开门就看见被子里埋了个人,长胳膊伸开耷拉在床边,从头到脚全卷在被子里。檀健次上前扯开被子,睡得迷迷糊糊的肖顺尧揉揉眼睛又窝成了一团。“这都几点了,马上吃晚饭了都!”檀健次拍了他一巴掌,“起来!”肖顺尧慢吞吞的坐起来穿上踢到脚边的毛衣。“……你急个什么啊,戏拍完了?”肖顺尧捏着眉心眯着眼看他,上下眼皮还打着架。“这两天没我的事,就回来了。怎么想你了还不行?”檀健次叉着腰站在一边,嘟着嘴挑眉。“哎呀,知道想我了。”肖顺尧嘟囔了一句,“哦,晚饭吃啥?”挠挠头发站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你这上哪吃饭去,四点都不到。”肖顺尧说完还打了个哈欠。“我要不说吃饭你起得来吗。”檀健次不搭理他了,走出卧室把外套挂在衣服架子上,开了电视去袋子里摸了块小蛋糕挖上面的奶油吃。“我也要吃。”肖顺尧伸伸胳膊踢啦着拖鞋绕过茶几坐到檀健次身边小鸟依人(?)的靠在人肩膀上,张开嘴等着檀健次喂他。“想的老美。”檀健次把蛋糕拿远了点。肖顺尧看他这样也懒得撒娇,自己想想都有点犯恶心,于是伸手拿了盒曲奇拧开盖子自顾自的吃。檀健次白了他一眼,肖顺尧假装不明觉厉的愣了一下,然后忽然檀健次就靠过来,手指上的一坨奶油就被塞进肖顺尧嘴里。食指在口腔中挑着舌头逗弄,肖顺尧睁大眼睛看他,这回是真的不明觉厉了。檀健次抽出手指在肖顺尧嘴唇上抹了一下,坏笑着看他。“你不是想吃吗,味道怎么样?”檀健次笑的像个小妖精。肖顺尧咽了口唾沫,捏住了檀健次的手腕,另一只手从放在桌上的蛋糕上挖了一大块奶油抹在檀健次的嘴唇上,多余的抹在嘴边一大圈,然后凑上去舔了个干净。“挺好吃的,我喜欢。”肖顺尧放开他。“……!”檀健次愣在原地不动弹,肖顺尧看着他好笑,本来还能忍住,后来因为檀健次的脸扑的一下红起来的样子实在太可爱,肖顺尧忍不住才笑出了声。
“唔……!!”檀健次这才愣过神来,两拳捶在肖顺尧身上红着脸瞪他,“肖顺尧你死定了!!!!”
————————
10.9凌晨

【尧多】迟到的生贺(?)

关于我尧没发微博的脑洞,轻微私设吧
补一波健次生贺,其实本来打算写两篇的
这是第二篇。
————————
檀健次睡醒了,揉揉眼睛打开微博,满屏的私信和各种生贺就炸了出来。然后他看见神隐很久的池约翰发了微博,连着好几条。意料之中的黑照,檀健次关了手机放在一边,穿好衣服下床去了厨房。打开冰箱发现没什么食材,挠挠头发从柜子里摸了两盒牛腩粉,支了口小锅烧着水。正拿筷子挑着锅里的粉丝的时候忽然被人抱住,温热的气息扑在自己后颈,檀健次缩缩脖子,手抖了一下。“尧尧你神经病啊…大早上发什么疯。”“这都几点了…还大早上…”肖顺尧刚睡醒还带着浓重的鼻音,声音黏糊糊的发嗲。肖顺尧就穿着一件大T恤,光着两条杆子似的长腿踢着拖鞋走了,然后檀健次听到重物砸在床上的声音。“……。”檀健次把锅里煮好的粉捞进碗里端到桌上,自己坐着吹吹热气吱溜吱溜的就吃了起来。肖顺尧肯定没睡着。檀健次心里打赌。没过五分钟肖顺尧就挠着一头乱毛从屋里又出来了,还是只穿着短袖和内裤,光着腿连鞋也不穿了。乖乖坐在桌前吃着饭,一边迷糊着看微博。“哎,约翰想起来他密码了?”肖顺尧抬眼看檀健次,嘴里还叼着块肉,檀健次捧着碗喝汤懒得搭理他。洗了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肖顺尧岔剌着腿抱着檀健次,窝在人怀里真挺舒服的,檀健次脸贴着肖顺尧胸口鼓着腮帮子盯着屏幕,心里不知道想的什么。肖顺尧玩着他微长的头发,忽然低头在檀健次额头吻了一下。“生日快乐。”“……哈?”檀健次愣住了,他真没想到肖顺尧会来这么一出。本来以为都忘了的,猛的来这么一下让他有点猝不及防。“怎么,不喜欢?”肖顺尧挑眉。“不……”檀健次坐直了面对着他,伸手又搂住他脖子趴在人身上,“只是…只是没想到而已。”
“那就不发微博了?反正不知道发啥。”肖顺尧啃着苹果,嘴里咬的嘎嘣响。“随你便。”檀健次躺在他怀里惬意得很,“反正王浩也没发呢还。”
————————
所以为什么我尧还没发微博。
如果过两天发了的话
我尽量再写(ಥ_ಥ)
焱 10.8